Yau(HSM)Awards
   Taikang

大师讲座-丘成桐演讲实录

谢谢诸位。今天中学老师希望我讲讲关于教育的问题。我本人自从研究生毕业以后,主要的交流在大学,尤其是研究院,主要带领的是研究生,所以对中学教育可以讲是没有经验。可是中学的教育,尤其是带领小孩子怎么样上学,对我来讲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很想跟好的年轻小孩子更多接触,他们是很可爱,最纯真的一群人,能够将他们打造成一个有前途,能够替国家做事的年轻人,是我的梦想。我记得我念小学的时候,在书本上念过一句话:“儿童是国家的主人翁”。对于这个事情在小学念的书里面我记的深刻,因为我晓得我自己要勉励自己,要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年轻人。我也在教育孩子,或者研究的时候,我认为一个国家基础的事情是让我们小孩子得到良好的教育,能够走一个正道的方向。

举例来讲,今天这个典礼是很重要的事情,本来我们哈佛大学的校长带领我们哈佛几个教授要去由总理接见,结果我还是来了这里,我觉得这个是基本的功课。不是讲见总理不重要,而是用实际行动带领我们年轻人走正确的方向是最基本的事情。

我觉得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无论是小学、中学或者大学的老师,都要敬业。国家授予我们一个很重要的责任,要我们带领这些年轻的小孩走正确的道路,我们不能够轻视这个责任,不但是从学校里面拿着薪水,也要想着我们国家前途这个责任。所以我在海外这30多年来,带领了差不多有40个中国的博士生,让他们拿到博士,看到他们的成长,我觉得很高兴。但是也看到有些失败的,我也因此觉得不愉快,总是觉得自己没有尽到做老师的责任。我想成功跟失败的原因都可能追溯到学生们在大学、在中学、在小学或者是在家庭的教育,这点我自己有很深的体验。我两个小孩子,在国外长大以后,在哈佛大学念书,现在念研究生,很多朋友认为他们念得很好,我也认为他们念得很好,因此感觉骄傲。刚才讲过他们参加过西屋奖。但是回首这20多年来,我对他们的教育,有很多应该改进的地方,有些地方我没有很好的教导他们。小孩子的成长不但是跟学校老师的教育有关,也跟家庭的教育有密切的关系。我从教导我两个小孩子成长的过程里面,我晓得交朋友跟老师的关系有很深厚的影响,我的小孩子如果不是有良好的老师教导,他不可能进了哈佛大学。

我来看看我们中国古老的教育,我觉得有很多地方还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中国最伟大的老师是孔子,他曾经提出三人行必有我师。学问的成就因每个人的成长原因而有不同的看法,所以孔子主张有教无类,他认为教育应当普及到不同的娃娃身上去,他也是主张因人而施教的学者,要看一个学生的背景,每个学生的成长来教育他们。他对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说法,因为每一个学生对不同的背景有不同的想法,因此是要采取不同的引导方法。孔子自己不断的学习,他问学老子,也到各诸侯国学习礼仪,学习音乐。我想这是一个很伟大的教学的方法。孔子教学的方法可能不适应于我们现在的教学,可是其基本精神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

西方的教育方法,也是经过长期的累积起来的经验,总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学习的地方,所以我想讲讲我自己的一些看法。

教育的目的不仅要学生懂得书本上介绍的基本知识,也需要培养学生应变、创新跟领导的能力。学习基本的知识可以在不断的考试中磨炼出来,我想这方面中国的学生在考试里面磨炼不少了,至于应变、创新跟领导能力,恐怕单从考试是不够的。从文化的修养、人格的教育,跟勇于创新的精神,作为标准来衡量我们中国的教育,我想在这方面是比不上西方名校教育的。无论在高中或者是在大学,他们在种种表现里面,我觉得都是有一定的优越性,无论从尊师重道或者语文表达方面来讲,都可以看到他们的优越性。你们可能觉得很惊讶,为什么我觉得我反而讲西方国家的尊师重道。尊师重道其实是我们儒家2000多年来的思想,我们并不比西方差。西方的教育从小学就开始训练小孩子表达能力,无论在语言跟文字的技巧,他们都有很深刻的训练,这点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一般来讲,接受语言跟文字技巧训练的孩子,都能够在集会里面,能够站在讲台上表达自己的思想,或者科研的成果,所以他们在课堂上能够自由发挥自己的想法,得到老师跟同学的重视。这点我们常常讲,我们中国的学生为什么到了美国念研究院,讨论班的时候比不上国外的学生发表自己意见的能力,我想这是他们从小训练出来的一个结果。

除了语言以外,推理是西方教育很重要的一环,而数学是中学跟大学重视的一门学科。我们想数学可能因为是几何定理等等,可是几何定理不见得对社会有直接贡献,可是它的推理方式是最有效的逻辑训练,这点可以看出来,美国主要的大学为什么考ACT?考大学时最重要的两门学科,一个是语言,一个是数学。语言跟数学你不能够得到高分的话,他们基本上不会考虑接受你们做他的大学生。最近还加了一个写作的能力。这三点是美国所有名学校最重视的训练,其他的可以加上去,但是最重要的是语言和数学这两门。

很多美国重要的中学跟小学还加上基础的法律训练,这点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我两个小孩子在小学公立学校里面念书,可是他们从小对法律训练是得到很良好的教育。请正式的律师,正式的法官到课堂上来表演,来一同研究一个法律的基本精神在什么地方。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懂得和遵守法律是现在国民必须要晓得的知识和操守。我们做研究的时候,要有严格的敬业精神,对法律能够了解,能够尊崇,对我们的研究精神是有很大帮助的。所以我鼓励我们的中学,尤其是好的中学能够培养小孩子了解法律的精神。

一般来讲,美国小学到中学都鼓励交流。初中二年班以前,美国的小学跟中学都比较鼓励小孩子发挥所长,让他尽量去到博物馆走走,去运动场上玩儿玩儿。所以我们中国的教育家往往说美国的小学,中学不行,比不上中国的中学或者小学。事实上,到了初三,到高一以后美国小孩的用功并不比中国的学生差。他们不用考试来训练学生,也很注重他们的基本能力。我想中国很多小孩经过小学到中学的考试磨炼冲击以后,慢慢丧失追求学问的兴趣和热情。我们看到很多好的美国年轻小孩,他们到了高中一年班,高中二年班才开始发挥他们的热情,拼命的去念书。到了大学以后,他们不会觉得学问是枯燥的,大学是个发挥学术兴趣的重要场所,我们中国的大学生反而往往变得比较现实了,因为学了十多年的考试,应当比较能够去分散一下,能够去玩儿的时候了。可是美国至少好几个名校我去过的,在念理科重要学科的时候,他们很用功,花的功夫绝对不会少,往往是念书念到两三点钟才睡觉。举个例子来讲,我的两个小孩子在哈佛大学念中文,念中国的文学,我是有点敬仰,因为他们在中国的时候也念过一些中文,我带他们到台湾去念中文。可是在短短两个半月到三个月的时候,他们要从《诗经》念到《红楼梦》,念了不少东西。他们在这个年龄的时候,有很好的一个追求学问的原动力,我觉得这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年轻的时候将我们所有的想法,所有念书的冲动全部放在小学跟中学,以后就觉得念书没有意思了。我们念书要有一个纯真跟勇往直前的态度,尤其到了大学以后,我们有崇高的理想,我们对学问的追求,更真更美的探索和追求,要有热情。

今天早上哈佛大学校长在北京大学跟清华大学的演讲,很重要的一部分就讲我们哈佛大学的校徽,用拉丁文写的:“我们要有热情追求真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我们在大学的时候还要保持我们纯真的思想,到了社会以后,我们有其他不同的因素可以磨炼出来,可是最少在你念大学的时候有理想,为了追求大自然的美,大自然的真,对社会的贡献这点我想是很重要的事情。假如你对这个没有热情的时候,念什么学问都不可能念得好的。所以我们成立这个奖的原因,我是期望我们年轻学生能够好好去想,好好去看。我自己作学问,在大学、在研究院的时候不停的思考,我走这条路对整个大自然,对整个数学能够了解多深刻。我不想追随一般人的想法,总是想走一条自己的路出来,就算走错了路,我也可以找出真理,培养我成功的方法。我们导师、老师应该培养我们年轻学生,不要因为失败而觉得灰心,你要有热情始终会做好的。实践证明能够做成的事,你也能做成跟它差不多重要的事情。做了四十多年的学问,我有这个经验,我很多的朋友也有这个经验。你们还年轻,应当晓得我们国家已经到了国泰民安的地步,你们可以海阔天空,我期望你们十年内能够拿到你们想要拿到的奖项。

 

Copyright@2008, Center of Mathematical Science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大学数学科学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