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u(HSM)Awards
   Taikang

丘成桐教授致辞

谢谢你,也谢谢诸位,尤其是谢谢陈董事长,今天才能够在这边举办仪式。我从1979年第一次到北京来,就期望实现我从小的希望,就是希望将中国的数学能够提升成世界第一流的水平。因为我觉得数学是整个社会,尤其是现代社会最需要的一环。不但是在科学上、在物理上、在工程上,甚至在保险上,我想泰康人寿有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董事长、董事,他们对数学有一定的了解,数学对统计都是很重要的事情。身为现代的中国国民,应当有基本的数学知识,也期望有青年能够带领我们祖国,将中国数学发展成世界第一流的水平。无论在数学本身上、在工程上、在科学上才能让我们的祖国变成现代化的祖国。从79年到现在,我都是务求希望达成这个愿望。我带了也不少中国的学生,30多年来,差不多有40个中国学生是跟我念博士的,也有很多很成功的。可是,慢慢我发觉,虽然培养第一流的研究生更需要有第一流的大学生,也更需要第一流的中学生,所以我是从培养研究生开始倒回去,希望培养大学生,再发觉更需要培养中学生。我们成立了几个奖,第一次成立培养数学家的奖,办得很成功。可是我们要培养研究生到大学生,所以我们也成立一个奖,奖励数学系的大学生。可是我觉得最重要、也最有意义的是将全国的高中生能够培养起来,让他们对数学有热情,对现代的科学有热情。

刚才我们主持人讲他晚上睡觉害怕考试,事实上我有时候也会梦到考试,是对自己有恐慌,所以毕业以后几十年有时候还做这个梦。考试对我们心里威胁很大,可是对我来讲,我对考数学的试并不觉得恐惧,对其他的试有一点点恐惧,尤其是要背书,我们从中学考试背书,错一个字扣五分,漏掉20个字以后一分都没有了。往往不小心会漏掉字,所以过了几十年以后,还记得考试时代痛苦的经验。所以我期望我们的中学生、小孩子有个愉快的经验,我们期望我们的中学生,大学生对作学问是觉得愉快的,对研究发展自己的思考是有兴趣的,这一点我感触很深。刚才讲了,我在做数学的时候,因为我对它有兴趣,基本上没有遇到任何的困难,就是因为我对它有很浓厚的兴趣。我的朋友,甚至我的教授朋友跟我讲,你在谈话的时候跟讨论学问的时候,并不见得天才,并不见得很聪明,可是为什么你可以做一个好的数学。我想主要的原因是我愿意思考,多想这个问题,刚开始接触的时候,你碰到的是第一次的杰作,经验不是太好,可是你不停思考,你会觉得这个问题很有趣,要不停思考。我觉得不停的思考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因此也有相当的成就,也就是因为兴趣让我不停的去努力。

我的朋友跟我讲,他讲只要我想做的数学,只要我认为能够做到的,我一定能够成功,假如是在国内来讲,听是很轻狂的一个口气,事实上我也同意他的想法,只要我们有决心,一个问题来了以后只要去努力了,我们始终有信心能够将它解决。所以我鼓励年轻人很早,就从中学开始就会努力的思考,努力的跟朋友一同合作,这点是很重要的。刚才也讲过,我无论思考多深刻,看几千年累积下来的数学成就,我不可能有突破,我也需要跟我的朋友多交流,我才能够有突破。所以我们成立这个奖,是期望一方面鼓励我们中学生能够提起他浓厚的兴趣,能够愿意成年累月的想一个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放弃掉的问题,考试完了就忘了的问题。也期望培养你们跟同学跟朋友多些交流,所以我鼓励你们能够合作,能够在一起工作。合作是我们很需要的,无论你做学问也好,社会上工作也好,陈董事长开始办泰康人寿的时候,有多少人,总是有一个组合,一个很好的组合才能够成功的。办事业没有一个或几个朋友一同合作是很困难的事。作学问也是同样的,我期望我们的年轻人能够培养合作的真诚,这是很要紧的,所以我期望你们能够尊师重道,所以我们这个奖也提供老师的奖状,因为我觉得年轻人应当对老师,对传授学业者要尊重。所以我期望从这个奖里面,不但提升数学上面的兴趣跟成就,也期望你为人处事的态度能够得到社会的认可,以后能够在社会上做一个领袖的人才。这点我从海外几十年看了很多,我的两个儿子也参加过美国西屋奖,我的印象很深刻,他从里面学过很多课本上学不来的事情,他们因此觉得自己有信心,自己能够跟朋友交往,能够提升自己在社会上的信心,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的数学奖跟美国西屋奖是平行的,我觉得比他们有更重要,因为我们请的都是当代有名的数学家来评审,尤其是最后比赛的时候是一个口试。口试的时候,我们请世界上最出名的数学家来评阅你们的成果。所以你们得到奖并不是随便几个数学工作者就定下来的,是一个全世界最有权威的数学家来做的一个主张。

我觉得我们的数学家朋友,他们也很高兴来参加这个比赛,因为他们觉得能够替数学界提拔第一流的人才,是他们的很愿意做的事情。而我也请到美国几个著名的大学校长跟中国有名大学的校长,还有教育界有名的泰斗,他们做我们的顾问,等一下我们可以宣布。我们这个奖还得到美国很多名校的重视。举例来讲,我们十月底颁奖的时候,哈佛大学数学院的院长等,他们都有兴趣来观礼。他们收取的学生,一般来讲美国的名校很重视,(竞赛)奖得主基本上不会遗漏的。(竞赛)是对学生很大的启发,对我们大学收有能力的学生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途径。所以,我认为这次我们举办这个奖,一定会受到全世界的重视。

我要说明一下,这个奖本来叫泰康奖,陈董事长因为要将这个奖的声望提升一下,希望用我的名字命名。我本来不大愿意做这个事,结果反复讨论了很久,最后我还是同意了。我是很期望这个奖能够发挥它的作用,所以我愿意做这个事,希望大家了解。

 

Copyright@2008, Center of Mathematical Science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大学数学科学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