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u(HSM)Awards
   Taikang

泰康人寿-陈东升讲话

非常高兴今天我们举行这个启动仪式,首先非常感谢丘成桐教授,感谢刘主任,还有我们的领导,我们的院士,我们的中学校长,我们年轻的小伙伴们。今天这个会议进行到现在我很感动。刚才主持人问了,为什么与丘教授那么有缘份一拍即合?我在中学时候读《马克斯传》,那是在文革后期,基本是学工、学农、学军、学医、学文。我记得《马克斯传》,确实是影响了我的人生。我觉得中学时候如果要是开一门名人传记课就好了,因为那个阶段是人生立志的时候。我成长在一个小县城,中学时候的一个志向:要成为对祖国有贡献的人。这个志向不会变,会几十年孜孜不倦的支持,成为人生最重要的动力。

我在小时候就知道西屋奖。过去奥林匹克奖主要是解难题的奖项,符合我们应试教育,而西屋奖主要是鼓励实践应用和创新精神的。丘成桐教授一提希望在中国办一个像西屋这样的奖,我们当时就一拍即合了。刚才杨院士也讲了,丘成桐教授五六年前就有这个想法,我很惭愧。虽然五六年前有这个想法,但要找到一个对接的企业和企业家不容易。大家知道做人寿保险和数学的缘分很深的。我们保险最精密的科学,或者说保险最核心的技术就是精算。现在我儿子也在美国读高中,他也参加美国麻省数学竞赛,拿到美国麻省这个州数学竞赛的第一名。资助这个奖项的是什么企业呢?是麻省人寿保险公司,而且麻省人寿保险公司不仅给他们奖,还鼓励他们今后学精算,为保险做贡献。在我们人寿保险这个行业,精算师基本上就是我们这样一个公司的核心灵魂,我们公司现在有美国精算师资格或者英国精算师资格的有十多个人。我们公司应该有多少精算师呢?我觉得未来应该是几十个上百个。美国有将近一万个精算师,在英国也有6000到7000个精算师。同学们,我告诉你们,中国的精算师现在有多少?只有一百多个,所以精算和数学是密切相关的。基于这两个因素,我们特别愿意来资助创立这样一个数学奖项。

后来为什么我一直坚持用丘成桐教授的名来命名?今天跟在座的各位嘉宾讲,我们泰康人寿一直是秉承企业社会公民,为社会奉献的,这是我们泰康人寿的司训。中学时候我就知道陈景润、杨乐等,丘成桐我也知道。用丘成桐教授命名,我们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出于对他的这种敬仰——愿意用自己的名望来做一个普及的学科,来关心祖国的发展,中学生的进步,这种精神也特别让我们感动。所以我们坚持,一定要挂丘成桐教授您这面大气,吸引全球更多热爱数学的华人中学生投身参与这样的奖项和事业。

今年是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企业发展和进步也有30年的历史。这30年也成长了一个群体,叫中国企业家阶层。过去我们国家很穷,大家都想富。而这30年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又有不好的现象,全民都想发财,全民都想赚钱,全民都浮躁。现在为什么很多人愿意把小孩送国外学习,现在教授赚钱很多。我不认为这样不好,社会是这样走过来的,社会是处于快速发展浮躁的年代,这是这个时代的特征。所以我觉得也有一种义务,来支持基础学科的教育。未来年轻人不仅仅是当比尔盖茨,也要有更多的年轻人当丘成桐。这个社会慢慢进入多元社会,出企业家、科学家、大学问家都是多元时代的选择。我们泰康人寿作为中国第四大寿险公司,而且是改革开放12年成长起来新型现代化股份制的保险公司,我们更有责任和义务,要有前瞻性,来支持国家创新的工程,来鼓励和支持基础学科的教育。鼓励中学生立志,不仅仅想当比尔盖茨,更多的要想当科学家、想当数学家,更多的能够重走丘成桐教授的道路,中国就站到世界民族之林了。有了经济的强大,我们就可以搞基础学科,就可以培养顶尖的人才。所以第一是鼓励了创新,第二是对国家未来基础人才的培养,还有一个就是我们作为现代的企业,有企业公民责任和回报社会义务。这几个因素,加上我小时候的知识结构,所以当丘成桐教授一提到说西屋奖很好,我希望在中国也设这么一个奖的时候,我说丘成桐教授我一定配合你、支持你,最后我们这样一个丘成桐中学数学奖就这样诞生了。今天,我也在这里表态,我们将把这样一个奖项持续的资助下去。我也跟丘成桐教授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只要成为中国的西屋奖,我们泰康人寿永远赞助。

 

Copyright@2008, Center of Mathematical Science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大学数学科学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