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11-17 首页| 最新动态| 专题报导| 资源中心| 学术咨询| 联系我们

第四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在杭州召开

华人数学家携手 为国家欣荣努力(科学时报专题报导)

2007年12月17日,浙江省人民大会堂铺上了红地毯,迎接在这里举行的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和晨兴数学奖颁奖礼。当晚,新世界数学奖在杭州香格里拉饭店颁发。

数学家亨利·佩克哈姆博士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院院长,此次杭州之行让他大开眼界。他没想到,在中国,数学家受到如此的礼遇和尊重,而且,还有众多热爱数学的大学生。他希望将中国最优秀的学生带到哥伦比亚大学继续深造。

2007年12月17日,在第四届华人数学家大会晨兴数学奖颁奖礼上,汪徐家获得晨兴数学金奖,这是第一位中国大陆培养的数学博士获得金奖,他目前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数学及应用中心教授。穿着崭新的西装,汪徐家在台上紧张地发表感言:“我真的不知道会得奖啊,这套西服也是昨天晚上才买的。”在颁奖前一天晚上,他接到组委会让他买一套新西装的电话,幸好他在浙江大学从本科一直读到博士,于是轻车熟路地跑到杭州百货大楼买来了这套新西装。(董旭明/摄)

从左到右:汪徐家、陈启宗和丘成桐(王丹红/摄)

2007年12月17日~22日,第四届华人数学家大会在浙江省杭州市举行,1200多位杰出的数学家、大学校长、领先科研机构的负责人和学生们相聚一堂,交流数学研究的最新进展,讨论21世纪高等教育的机遇和挑战,并探讨美国、中国和欧洲的中小学数学教育改革。西子湖畔盛况空前,本次大会主席、哈佛大学讲座教授丘成桐为大会赋辞:“士携手而并进兮,国欣欣以向荣。”

大会开幕式上,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数学教授汪徐家获2007年度晨兴数学金奖,他在浙江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丘成桐说:“今天,我第一次看到中国培养的博士拿到金奖,十分高兴,说明国内培养的博士素质越来越高,培养的年轻人也越来越成功,期望以后继续努力,有更多国内培养的博士拿到金奖。”

晨兴数学奖还表彰了另外6位45岁以下作出杰出成就的华人数学家;2位华人数学家因对数学研究或在推动数学发展的公职服务上作出卓越贡献,获陈省身奖;1位非华人数学教授因为在培养华人应用数学家方面的巨大贡献,获大会国际合作奖。

在本次大会上,数学的天空还升起24颗明亮的新星,他们是获首届新世界数学奖的大学生;与此同时,面向中学生数学团队的丘成桐数学奖也正式启动。

建一个交流的平台

“开这个大会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重要的事情是让中国数学家相聚一堂,交流讨论数学进展。”丘成桐说。

“数学这门功课是需要启发的,唯有大师才能培养未来的大师。”晨兴集团创始人陈启宗说:“有钱的人很多,但他们未必能请来大师,丘教授却能将世界最有名的大师请来,让他们与中国最优秀的青年数学家交流。”晨兴集团为本次大会提供了资助。

来自美国、德国、英国、法国、印度和日本等国家的30多位非华裔数学家参加了会议,并作大会报告。“中国数学的发展需要很多国外的大师和国内的大师互相交流,这样才能建成世界一流水平的学术中心。”丘成桐说。

“改革开放30年,中国培养了很多年轻数学家,其中很多在美国、欧洲生了根,他们很想回来与祖国的数学家一同努力,我想,这个数学家大会能够建成一个平台,让海外数学家与国内数学家交流。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许多华人数学家都希望回祖国看看有无发展的空间,我想,再过五六年,很多海外数学家会回国定居,我希望这个大会能起到促进作用。”

香港科技大学理学院院长、数学讲席教授郑绍远说:“在会上看到很多老朋友,又听到最新的成果报告,好高兴。”他说:“华人数学家有很强的力量,希望这样的会议能将这股力量聚集起来,带领中国数学走向世界。”

“在这里,我的学术工作得到表扬”

2007年12月16日,在第四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的新闻发布会上,陈启宗介绍了大会和晨兴数学奖的创办过程。

1995年,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在北京接见丘成桐,希望他帮助中国培养更多的数学家。丘成桐深受鼓舞,找到中国科学院时任副院长路甬祥和香港的老朋友陈启宗,商讨实现目标的最佳办法,三人共同决定在中科院建立一个数学研究中心,推动中国尖端数学研究、鼓励年轻数学家努力工作。

“丘先生不仅数学很好,筹钱能力也很强,他不仅要我设立中心,还要出钱盖楼,所以,我就和中科院共同出钱,在中科院建了晨兴数学楼。”陈启宗说:“就在这个关口上,丘教授与我商谈,期望创立一个全球华人数学家大会,并有个晨兴数学奖来奖励全球优秀的年轻华人数学家。”

“赚钱不容易,但有意义地用钱可能更难。晨兴数学奖就是我和成桐在我的写字楼里谈出来的。”陈启宗说:“从第一天开始,我就跟成桐说:晨兴出钱出力,但有两件事要搞清,第一是保证学术自由,晨兴决不参与评选过程,二是为保证晨兴数学奖在现在和将来成为华人数学家中的最高荣誉,并避免评选的复杂性,除丘教授任评委会主席外,评委均由世界一流的非华裔数学家组成。”

1998年12月,首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之后每隔3年举行一次,第二届和第三届大会分别在中国台北和香港举行。

晨兴数学奖旨在表彰45岁以下,在基础数学及应用数学上有杰出成就的华人数学家。晨兴数学奖每3年评选一次,在每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开幕典礼上公布获奖者名单。

2001年,第二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设陈省身奖,得奖者是对数学研究或在推动数学发展的公职服务方面作出卓越贡献的华人数学家;2004年,第三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设国际合作奖,表彰通过合作、培育和支持华人数学家、促进数学在大中华地区发展的人士。2004年,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先生向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捐资10万元人民币以示支持。

本次会议组委会主席刘克峰教授在第一届和第三届大会上获晨兴数学奖银奖和金奖。他说:“作为两届晨兴奖得主,我对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有特别的感情。在这里,我的学术工作得到表扬,许多华人数学家得到有力鼓舞。3年一度的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已经成为让数学家交流最新研究心得的权威平台。”刘克峰现为浙江大学数学科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数学系主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数学教授。

数学天空的新星

2007年12月17日晚,本次大会举行新世界数学奖颁奖礼,24位来自全球各地的青年华人学生获奖。其中,法国第11大学的郑维喆和浙江大学的徐浩获博士论文金奖及7万元奖金;中国台湾清华大学的陈乃嘉获硕士论文金奖及3万元奖金;来自中国台湾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和浙江大学的5名大学生,获学士论文金奖及1万元奖金。

新世界数学奖由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郑家纯先生与丘成桐共同发起创立,面向全球华人数学领域的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每3年一次在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上颁发。郑家纯认为,中国人的数学造诣很高,但能独当一面、在世界上具有影响力的却不多,盼望奖项的设立能发掘和培养更多的华人数学领袖。

丘成桐在颁奖礼上表示,本次获奖论文的水平很高,尤其是博士论文和硕士论文,而且,这些优秀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并没有集中在中国所谓的名校里,更多分布在一些偏远地区的大学。“所以,我觉得整个中国的数学前景很值得期待,这样发展下去,祖国的数学事业很有希望。当然,这还需要我们更多地努力。”

丘成桐鼓励获奖同学继续努力进取,为中国本土的数学发展贡献力量。在本次大会期间,两位博士论文获奖者签约了国内的研究机构,他们在国内的待遇比在国外更好。

本次大会启动了面向全球华人中学生数学团队的丘成桐数学奖,该奖由丘成桐和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共同创立。陈东升说,中国的教育体系中,应试教育是一个严重问题,培养创新型人才尤为重要。

“再也不能让数学系学生当志愿者了”

作为本次大会组委会主席,刘克峰付出很多劳动,然而收获更让他兴奋不已。“我相信,这是一次可以载入中国数学史册的盛会,我听到了中国成为数学强国的前奏,有200多位华人数学家在这次大会上作了报告,水平相当高;新世界数学奖的获得者让我们发现了最优秀的数学人才,新一代正在成长,我们在努力创造条件让他们回国工作。我相信,在未来5到10年内,中国的数学事业会有突破性进展。”

看到中国有如此之多热爱数学、钟情数学的优秀学生,法国格勒诺布尔第一大学数学系教授Jean-Pierre Demailly对刘克峰说:“法国有最优秀的数学传统和数学教师,但现在的法国青年人不太愿意学习,如果能将中国优秀的学生和法国优秀的老师结合在一起,那么就能有最好的收获。”

日本京都大学的Kyoji Saito教授是日本新创立的国立数学与宇宙科学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他希望中日两国在数学物理研究上加强合作,并希望刘克峰向日本推荐优秀的中国学生,由双方共同培养。

在一次午餐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院院长亨利·佩克哈姆和刘克峰讨论:如果能推荐浙江大学最优秀的数学系学生到哥伦比亚大学读博士,那么他可以利用院长的权力为这些学生申请到学费甚至全额奖学金,并免去他们的托福和GRE考试,代之以开学前3个月参加大学的英语强化培训。

2003年,刘克峰刚到浙江大学主持数学科学研究中心的工作,他努力组织研讨班、邀请国际数学大师演讲,但一个让他万般不解的现象是:“数学系的学生很少参加这些研讨会,甚至有时研讨会上一个浙大的学生都没有。”原来,研究生们将精力都用在发表论文和托福、GRE考试上,不在乎其他领域的发展。他争取到学校同意,取消数学系硕士研究生要发表论文才能毕业的规定。

本次大会有31个全体讲座和40多个专题讲座,在浙江大学设立了12个分会场,大会志愿者大都是浙大数学系的学生,但这样的安排却让组委会工作人员头痛不已:一到开会时,志愿者们全都到会场听报告去了,工作人员不得不在几个会场间奔波,手机打得发热。一位嗓子累得沙哑的工作人员说:“以后再也不能让数学系的学生们当志愿者了。”

大会的成功让丘成桐异常高兴:“国家经济发达,大家都能安居乐业,这正是发展中国基础科学的最好机会。两千多年前,希腊人在他们生活舒适时,打下了科学的基础,影响了整个人类科学的历史,中国到了现在的程度,应当也有这样的机会。”(王丹红/文)

 

Copyright@2008, Center of Mathematical Science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大学数学科学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010976号